【汇旺担保】 一次助念的收获

0
(0)

2017年5月16日,我第一次参加助念。没有退缩,没有悲伤,没有害怕,有的只是对三宝的感恩,对亡者的尊重以及对自己的观照。这次义工行一开始,我就做好了熬夜的准备,所以一度以为我是在付出,后来才知自己一直是在收获。我想从感恩心、尊重心、慈悲心谈谈自己的收获。

感恩心

首先,我要感恩净军和大头的支持。当天下午因为去市区参加读书会,回来得比较晚,净军下了班又要带大头,又要做饭,已经有点小烦恼了。况且晚上他还要加班,平常下了班他都有自修的习惯,我一出门,他肯定无法自修。

这时,我想到要启白三宝。我深信只要是美好的、利他的愿望,三宝一定会加持的。于是,我迅速理出思路,在等净军下班时,我要先洗好碗,刷好牙,洗好澡,再给大头洗好澡,把家里安顿好,减轻净军的压力。我又和大头沟通:“有位师兄的奶奶走了,妈妈去帮他念阿弥陀佛,你在家和爸爸一起睡觉,要听爸爸的话。”大头满口答应,在他看来,念阿弥陀佛可以帮助奶奶找到一个更好的去处,所以他一下子变得异常听话,非常支持我。一看到爸爸回来,就说:“爸爸,我们来睡觉吧,妈妈要去念阿弥陀佛。”

其次,我要感恩同修之间的互相帮助,支持和关爱。在强大的愿力面前,所有的障碍都不是障碍。隆华师兄当天生病,头痛得很,打了个的士,只在车上休息一下,恢复了一些体力;智恺师兄、道勤师兄也是刚做完读书会,连家都没回。还有师兄从远地赶过来,还有师兄班级共修结束之后立即赶过来。

法韵师兄下午在南边做分享义工,连饭都没吃就赶来了。师兄比我年长二十岁,但第一次上场就一个多小时。当她站起来休息时,我才发现她的腰根本就直不起来了。这时师兄们轮流帮她捶背,按摩,推拿。法韵师兄一点都不说累,只是说师兄们的手很暖和,像艾火一样温暖,又像小电炉一样。

助念结束,已是凌晨两点。隆华师兄提醒大家结伴而行,只有我一个人住在北区。隆华师兄和宗通师兄就提议他们打了车后绕路送我回去。当时两位师兄已经很辛苦了,我真的不忍心,但后来一想,如果今天死的是我,两位师兄无论怎么辛苦,都会想尽办法送我去佛国净土的。两位师兄不正是这样时时刻刻地在践行菩萨精神吗?哪里有需求就奔向哪里,亡者亦度,生者亦度。

尊重心

死亡,在我以前看来,是一件很悲伤的事。记得小时候外婆死了,表哥要带我去看外婆的遗容,被爸爸阻止了,可能是怕吓到年幼的我。

因此,长这么大,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靠近一位亡者。我以为我会害怕。但我听到隆华师兄温柔地对奶奶说:“奶奶,您这个身体已经坏了,要去另外的身体,我之前跟您说过,佛陀有一个地方,叫佛国,那里的人没有生老病死……”

听着隆华师兄对佛国净土的描述,我觉得奶奶是去一个最好的地方。那里没有生老病死,没有贫穷困苦,没有斗争伤害,奶奶也不要舍不得我们,因为我们终究会在那里再次相遇。就在那一刻,我觉得死亡不再是一件悲伤的事,也不恐怖。原来,对死亡最好的尊重是冷静的接纳。

助念结束,我也敢看奶奶的面部表情。感恩老菩萨,让我第一次看到,亡者的脸是一张笑脸。我将永远记得这张菩萨的脸。

慈悲心

助念是长养慈悲心的沃土。想到奶奶在这样一个重大抉择的路口,我每出一分力,都可能利益她十分,甚至一百分,我完全抛开了早睡的习惯。在来的路上,念及死亡,我悲伤得不停地落泪。但我告诉自己,现在就哭个够,见到奶奶时千万不能掉眼泪,因为之前培训时说过哭声甚至是眼泪都会影响亡者去往佛国净土。我发现这个时候自己的慈悲心体现在,无论做每个决定,我都能从最大限度利益亡者的角度出发。

不仅如此,对奶奶累生累世的冤亲债主,我也能生起慈悲心。每次念完佛号,我都会回向他们,愿他们蒙佛接引,早生乐土。再后来,有蚊子咬我,佛号声声,绵延不绝,这是接引这只蚊子的大好机会,所以我实在不忍心赶走它,就让它那么咬着。我默默地跟蚊子沟通:蚊子,吸了我的血,要跟我一起念阿弥陀佛呀!我居然忘了痒,忘了痛。

这一次助念,我不再觉得三宝是那么遥不可及,而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三宝的加持。借用隆华师兄的一句话:“佛陀真的很慈悲,只要你虔心一念,佛国那么好,我愿意去,佛陀马上接你走了。”

更多阅读: 币商 汇旺担保 搬砖 汇旺担保 OTC 汇旺担保 人头

这篇文章有用吗?

点击星号为它评分!

平均评分 0 / 5. 投票数: 0

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!成为第一位评论此文章。

【汇旺担保 @gqdh8】 车臣人

[拼音]:chechenren[英文]: Read more

【汇旺担保 @gqdh8】 哲利尔

[拼音]:Zheli’er[英文]:Ja Read more